当前位置:首页 > 寓言故事 > 正文内容

母亲的遥望

jiajiahui8884天前寓言故事

  朋友带我到她乡下老家玩。临走时,朋友的母亲追在我们身后,让朋友带这带那。东西都很普通,家里刚烙的饼、新摘的南瓜、尚未完全蜕皮的核桃……

  大兜小包,朋友掂上就往院门外跑,还示意我走快点。朋友的母亲则仍在我们后面紧追。我有点不忍。毕竟,朋友的母亲已经是快八十高龄的老人了。

  我劝朋友:你就不能回头给母亲说一声,让她别追了。

  朋友忙不迭地往前跑着,说:不,千万不能回头。一回头,就走不成了!

  我偷偷地回头看。是的,朋友的母亲还站在大门口,朝着我和朋友离开的方向,远远地望着。

  朋友告诉我说,她母亲年纪大了,每次她回家后离开了,母亲都很恋恋不舍,一送再送。她看到母亲日渐老去的样子,心里也很难受,所以每次离开都得狠下心,不敢回头,唯恐一回头,眼泪就流了下来。

  “我知道,母亲一直在身后望着我,无论我走多远。”朋友最后动情地说。

  听着朋友的讲述,我的心不由一颤,鼻子也跟着酸酸的。想起我每次离家,母亲都要出门送我。在我一味只知前行的背影后,母亲究竟站着守望了多久,方才轻轻叹口气,回家关门,期待着我的下次归来。

  接下来整段的路程,我和朋友谈论的话题,完全围绕彼此的母亲展开。

  我们各自的母亲,都是普通的农村妇女,年事已高,基本没什么文化,不懂得享受生活。她们生活的全部主题,似乎就只是为家庭操劳,为子女操心。当子女一个个长大后远走高飞,母亲的心中,也越来越变得空荡失落。

  “你知道吗?”朋友对我说,“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挺残酷的。回家的时候,从来没想着要提前给母亲打个招呼。离家的时候,又得让母亲忍受分别之痛。”

  朋友的话又让我一惊。很久以来,家对于我们,似乎是顺理成章的归巢和港湾,因为那里有我们的父母。任何时候,我们觉得累了、倦了、想家了,都可以回家,回到父母身边。我们想出去到外面的世界闯荡时,又往往毫无牵挂地潇洒离开。

  我们一次次归来,又一次次离开,带给母亲喜悦,也留给母亲忧伤。在这无数次喜忧交织的折磨中,母亲老了,再也追不上我们了,只能站在我们身后,遥望着我们远去的身影。

  无论我们身在海角,还是天涯,我们身后,母亲遥望的目光,从未有半点的落差。

相关文章

我们从不曾真正温柔过

  下学期要让自己变得很简单,眼里只有题目和分数,心中只有梦想和你。  - 佚名  人性中最美好的部分,就像果实上的早霜,需要我们最温柔的呵护,才能得以保存。然而,不管是对己还是对人,我们从不曾真正温...

炎黄大战于阪泉

  黄帝崛起,与炎帝决战于阪泉之野  女娃姐妹俩相继物化,她们的父亲炎帝心如刀绞,悲恸欲绝,他痛悔没有医治好四女儿,痛悔没有照顽好小女儿,他是位爱满天下的神,丧女之痛,时时刺激他、提醒他医治世人,照顾...

两个瞎子

  新市有个齐国的瞎子,性情急躁,在大街上昂头直走,行人不及避开,被他撞着,他便破口大骂:“你眼睛瞎了吗?”   行人见他是个瞎子,也不多计较。   又来了一个梁国的瞎子,脾气更加暴躁,在大街上横冲直...

有个女孩因为一段友情一不小心丢掉了她的爱情

  ·她叫璐莉塔。   以前她有很多朋友,她们的心也很真。有一天,她的妈妈告诉她转学,去一个更大的学校。那天晚上她兴奋地睡不着,她渴望拥有更好的世界。   在去学校之前,妈妈非让她穿上那条...

有种母爱叫白毛

1 白毛是一只流浪狗,很高大的流浪狗。 白毛来到这儿时,身后跟着一只小狗,毛茸茸的,一路滚动着,如一个白色的绒球一般,很是顽皮。白毛知道,流浪狗是最卑贱的,是不收欢迎的。因而,来到这儿时,它一声也不叫...

什么样的人才是灵魂伴侣?

  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,因此世界上只有两种人:一种是活出自己特质的人,一种是压抑了自己特质的。   那些活出自己特质的人们都有一个特征,就是备受争议。这是必定的,只要你想要活出你的唯一,你的独特,你的...

七条短信里的爱

漂流了一下午,浑身疲乏,在溪边找了家小摊,先填饱肚子再说。   摊主是一位跛足的老人,只是微微地笑着,没有言语。他满面沧桑,额头上的惨淡尤为深刻,似是年逾古稀。   我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吃了起来。天气转...

摩天轮的悲伤

  他与她的相遇是在摩天轮下。   女孩懵懵地男孩相撞,女孩手里的奶茶倒了男孩一身。男孩看着女孩歉意且着急的样子,不禁一笑,站起身来,从口袋拿出纸巾拭擦身上的奶茶。女孩就这样一直低着头,想看又不敢看男...

王子选妻

       从前在夏威夷有一对双胞胎王子,有一天国王想为儿子娶媳妇了,便问大王子喜欢什么样的女性。王子回答:“我喜欢瘦的女孩子。”而知道了这个消息的年轻女性想:“如果顺利的话,或许能攀上枝头做凤凰。...

两个妈妈的夺女大战

妈妈打电话给我时,我多少有点蒙,她说:“你二伯母最近身体不太好,好像住进了省医院,你改天去看看她。”   我几乎惊呆了:“二伯母不是去世了吗?你的意思,她还活着?”   妈妈开始支支吾吾,含糊不清了:...